第3700章 言出法隨


    第3700章 言出法隨

     “天生道骨嗎?”

     秦漫彤臉色蒼白,卻很平靜,她捋了捋發絲,喃喃自語:“張逸,對不起了……”

     說完,她的身體開始發光,噴薄的火焰越發的恐怖,令這片天地的溫度驟然上升了不少。

     “你想焚燒自身?”

     見到這一幕,荒古表情很是詫異,冷哼道:“想死?可沒那么容易!”

     什么?!

     焚燒自身?

     此言一出,昆侖帝臉色變了。

     他非常清楚,超脫者焚燒自身,短時間內可獲得夢幻般的力量,那是絕對恐怖的。

     荒古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

     前世,他征戰神界,遇敵無數,同樣有不少焚燒自身,動用本命神通的超脫者。

     那些超脫者,毫無例外,皆被他給強勢鎮壓。

     “今日,我便讓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言出法隨!”荒古融入天生道骨,矗立在那,威風凜凜,不可匹敵。

     言出法隨?

     難道,荒古主神要動用這種傳說中的能力?

     昆侖帝眼睛瞬間就是一亮。

     他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荒古。

     言出法隨,道出的東西,都將會實現。

     這才是真正的荒古,令人恐懼的能力!

     昔年,荒古曾依靠言出法隨和天帝斗得不相上下,可謂是一種逆天般的神通。

     “吼!”

     此際,翻涌奔騰的火浪化為數條百丈的火龍,向著天生道骨纏繞上去……

     速度極快!

     連荒古都沒反應過來,天生道骨便被纏繞而住。

     接著,火龍開始焚燒,想要將天生道骨給燃燒殆盡。

     荒古顯得從容淡定,他抬起了一只手,嘴里道出了一個字:“破!”

     轟!

     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數條百丈的火龍突然崩碎了,化為漫天的火焰星光,飄灑此地,景象極為壯觀。

     “出現了,真正的言出法隨!”昆侖帝眼睛越發的明亮。

     縱觀古今,能掌握言出法隨的超脫者,乃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荒古便是其一。

     昔年,甚至超越了許多的前人,達到了一種恐怖的高度。

     “鎖!”

     荒古嘴里再次道出了一個字。

     嗡!

     剎那間,秦漫彤只覺得被一股力量給壓制,身體僵硬,無法再動彈。

     無論她如何去努力,始終都無法掙脫。

     這就是言出法隨嗎?

     這種能力,簡直超脫了常理,不可揣度。

     別看荒古只有歸虛境,展現出來的實力極度恐怖,超越了尋常的歸一境。

     可謂算得上同境界無敵!

     這是何其的可怕?

     嗖!

     荒古詭異的消失在原地,一瞬間就來到了秦漫彤的面前。

     他抬起一只手,輕輕的點在秦漫彤的眉心處,嘴里又道出了一個字:“禁!”

     而后,秦漫彤驚悚的發現,她焚燒自身的能力被禁止了。

     這太恐怖了!

     無法去理解的能力!

     “我剛剛說了,我不會殺你,不過,我會消除你的記憶。”

     荒古臉色冷漠,眼眸冰冷,咧嘴笑道:“到時候,你會忘了張逸,更會忘掉一切。”

     什么?

     忘掉一切?

     豈不是說來,她連妙妙也會忘了?

     不!

     她不能忘!

     更不能坐以待斃!

     然而,面對荒古的言出法隨,她一切努力都是無用的。

     荒古指尖發光,沒入了秦漫彤的眉心。

     而后,秦漫彤眼神恍惚了……

     她的記憶正在消失……

     甚至,關于她和張逸的記憶,全部消失了,皆被封存了起來。

     “不愧是我的神吶!”

     見到這一幕,昆侖帝知道秦漫彤的記憶被封存了,他稱贊了一聲,忍不住問道:“對了,您接下來打算把她怎樣?”

     “呵呵,只要有了她,張逸不敢胡來的。”荒古陰冷的笑著。

     “嘿嘿,我的神就是聰明,到時候,張逸還不得乖乖聽您的?”昆侖帝頓時恍然大悟了過來,嘿嘿笑著。

     ……

     ……

     另一邊。

     張逸帶著龍顏菲她們離開了昆侖宮殿。

     此時,蘇荷已經被云華給困住。

     見到龍顏菲她們的時候,蘇荷臉色變了,她清楚一切都完了。

     “怎么處置她?”云華看向了張逸。

     “留著她吧。”

     張逸沉吟了一下,道:“云華前輩,謝謝您。”

     云華聞言先是一愣,隨后笑了笑:“看來你都知道了啊。”

     “是啊,我真的沒想到,荒古會是這樣的一個人。”張逸雙拳緊握,冷冷地說:“無論如何,我都要阻止他,不能讓天門成為他的棋子。”

     “怎么阻止?”

     云華神色凝重了幾分,道:“現在的荒古,已經是天門的門主,你認為,天門那些人還會聽你的嗎?”

     “我……”

     張逸被問得啞口無言,滿臉的苦笑。

     門主是他主動讓出去的……

     不過,他堅信,天門眾人還是會信他的。

     對此,他堅信不疑。

     “我需要去參加推舉誅仙閣閣主!”張逸直視著云華,認真道:“想要阻止荒古,必須得借助誅仙閣的力量,還有那個虎視眈眈的天庭!”

     “唉,誅仙閣那些迂腐的老家伙可沒那么容易信服你的啊。”云華嘆了口氣,這般開口道:“不過話說回來,你才是誅仙閣的閣主,絕不能讓誅仙閣毀在他們的手上。”

     “好,那就立即出發吧!”

     張逸心中頓時就是一意。

     無論如何,他都要得到閣主,更要得到誅仙閣那些前輩們的認可。

     接著,他們又踏上了前往神界的路。

     路上。

     龍顏菲一直心不在焉,看起來有心事。

     張逸自然把這一切看在眼里,他來到龍顏菲的身邊,低聲問道:“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是這樣的結局,你還會選擇開始嗎?”

     龍顏菲被問得一愣,苦笑道:“我有得選嗎?”

     張逸頓時不吭聲了。

     是啊!

     她沒得選!

     畢竟都已經過去了。

     “說真的,如果有得選,我依舊會選擇開始。”龍顏菲突然說道。

     張逸愣住了,眼含深意的看了她兩眼,道:“你對荒古的情意很深……”

     “那又有什么用呢?”龍顏菲苦笑連連,道:“對他而言,所謂的情意,皆為假象!”

     假象?

     提起這個詞,張逸又想起了天機子曾說過的那些話。

     還有那條虛實神路,以及想要否定這個世界的焚天。

     莫非,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假的?

     亦或者是一種輪回,早已被安排好的?

     罷了罷了!

     這些問題太廢腦細胞了。

     張逸很快把這些煩惱的事情拋之腦后,思考接下來推舉閣主的事情。

     他的時間不多,必須要以最快的時間得到誅仙閣那些老家伙們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