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1章:前往血煞禁地


    師唐槐根本不知道,自己凝聚出來的古魔之心,竟然還有這樣的重大缺憾。

     如果沒有張狂的出現。

     他付出的這么多努力,最終也只會成為替別人做的嫁衣。

     當然。

     邪惡核心的誕生,本就是因為那無數慘死在師唐槐手中的偽古魔們,留下來的怨念,凝聚而成。

     到底應該說是師唐槐提別人做了嫁衣。

     還是物歸原主。

     可能也就這些人,自己明白了。

     而且,他們現在也沒有這個機會去討論這些,因為古魔之心已經成了張狂。

     此時此刻。

     被張狂掌控的古魔之心,已經可以理解為,這是一件輔助性的法寶。

     可以自動凝聚古魔氣,還是張狂能夠吸收的那種。

     同時。

     張狂也可以借助古魔之心,釋放出那種黑色的血管,來掌控一些人。

     只不過。

     只能掌控實力比他弱的。

     如果實力超過了他,很容易會對他自己造成反噬。

     這可不是因為古魔之心,成了張狂的法寶后,能力被限制了。

     而是它本身,就有這樣的缺陷。

     之前張狂以為,是因為自己體內,擁有大量的古魔氣,讓古魔之心誤以為是同類,才不會對他釋放黑色霧氣,來掌控他。

     實際上,是因為古魔之心知道張狂的實力比它強大。

     它就算這么做了,也不肯將張狂掌控。

     既然如此。

     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不去做掌控張狂的念想。

     知道這個情況的時候,張狂是頗有些哭笑不得。

     他要是早點知道,古魔之心根本沒辦法掌控他,他何必警惕那么半天。

     但話又說回來。

     如果不是因為張狂的警惕,又怎么讓魔域那么多魔族人的頂級勢力,損失那么嚴重。

     有人或許要說了。

     之前張狂離開古魔之心內部空間的時候,明明數十億的魔族人聚集在他周圍,他完全可以將這些人全部滅掉。

     沒了那么多強者的魔域,不就能讓人族人翻身做主了嗎?

     但事實上。

     當時張狂的身體情況,根本不足以釋放出強大的招式。

     強行攻擊的結果,就是他殺不了任何人,他自己反而會根基受損。

     其次。

     就是這數十億修煉者,可不是魔族人、人族人、妖族人三方涇渭分明的。

     大家都是根據到來的時間,依次蔓延開來。

     也就是說。

     互相之間,其實都非常混亂的坐在一起。

     張狂那個時候,哪里有時間去區分哪些是人族人,哪些是魔族人。

     別等他動手之后。

     才發現被殺死的其實是一群人族人。

     那他的罪過,反而更大了。

     至于讓他現在再去挨個上門滅掉那些魔族人。

     張狂反而沒有了這樣的心思。

     可能是修為的提升,讓他更加清楚,對于生活在魔域的人族人而言,真的沒有了魔族人的限制和壓迫,也不一定能夠給他們帶來多大的幫助。

     其次。

     就是之前張狂也產生過的同樣的想法。

     這地方明明是魔族人生活的地盤,為什么會有人族人出現在這里。

     他們都是因為什么原因,才選擇來到這里的呢?

     細思之下,恐怕不會有什么好的結論。

     張狂果斷打消了,剛剛來到魔域時,產生的那種想法,要把整個生活在魔域的人族人,徹底拯救出此刻的水深火熱中。

     真的沒有那個必要!

     最最重要的就是,他要是真的這么做了,絕對會把那些沉睡的魔神,都全部強行喚醒。

     一個普通人類,被強行吵醒,起床氣都是很恐怖的。

     更不用說,一群魔神了。

     因此,張狂現在的念頭,更多的還是立刻尋找領悟法則的機會,等到自己完善了體內的混沌之力,有了真正無懼那些魔神,哪怕是主宰境的魔神的時候,才是他做出,是否出手拯救生活在魔域中的人族人的時候。

     而聽到張狂無比篤定回答的天煞老祖,臉上不由的流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搖頭嘆息道:“這么說來,師唐槐的想法,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了?”

     “確實如此!與其想著借助古魔之心,突破到至高神,還不如按照你們傳統的修煉之路,提升體內的魔神真血濃度,來的更現實一些!”

     張狂說道。

     “可魔神真血的濃度,哪有那么容易,能夠提升啊!”

     天煞老祖越發無奈。

     “有啊!現在就有一個機會!”

     張狂微微一笑,掏出了那枚天煞老祖送他的秘鑰,笑道:“不如,我們現在就進入血煞禁地,尋找那位血煞魔神的傳承之地?”

     “啊?”

     天煞老祖完全震愣住了。

     “張前輩,您現在可是至高神境的強者,還需要尋找這魔神傳承之地嗎?”

     天煞老祖不解的問道。

     “去看看,又有什么關系呢?”

     張狂沒有解釋。

     他總不能告訴天煞老祖,自己尋找血煞魔神傳承之地的目的,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領悟血煞法則的辦法嗎?

     “前輩說得對!”

     天煞老祖眼神中,瞬間產生了一絲激動。

     萬魔圣殿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已經讓天煞老祖內心之中,堅定的信奉萬魔魔神的信仰,出現了一絲裂縫。

     雖然通過得到不同魔神的魔神真血,來提升自己體內的魔神真血濃度,是所有通過提升魔神真血濃度,來突破至高神境的修煉之法中,最下乘的一種。

     可信仰崩塌之后。

     或者說。

     天煞老祖已經不敢相信,自己能夠憑借努力,得到萬魔魔神的魔神真血賞賜,更不用說,將體內的萬魔魔神真血濃度,提升到可以突破到至高神境的程度。

     因此,這個最下乘,哪怕是他們這些并非魔神子嗣后裔,曾經都不會輕易選擇的修煉之法,也成了天煞老祖現在唯一的選擇了!

     在他看來。

     張狂可不需要血煞魔神的傳承,因為他是一名人族人啊!

     人族人怎么可能得到魔族人的傳承呢!

     可偏偏,張狂卻在此刻提出了這個想法。

     這是什么意思呢?

     分明就是為了告訴他,這是在幫他尋找血煞魔神的傳承啊!!

     只不過,張狂不好意思明說。

     張前輩,你不用明說,我明白的。

     我謝謝你!!

     天煞老祖激動的差點老淚縱橫,只恨自己不是女兒身,不然他絕對要用以身相許的方式,來報答張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