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5章,此事當慎重


    “陛下,韓文、楊一清、楊廷和、鐘藩、李昆、毛紀、梁儲到~”

     就在朱厚照和自己妹妹開心的聊著天時,被弘治皇帝招進宮議事的大臣也是陸續抵達了乾清宮尚書房這里。

     “父皇,哥~”

     “我先走了!”

     南洋公主一聽,也是懂事的連忙告辭。

     “嗯~”

     弘治皇帝笑著點點頭,同時也是對朱厚照說道:“這次商議的事情非常重要關系到我大明今后幾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大事。”

     “太子你也留下來一起聽聽。”

     “是!”

     朱厚照一聽,也是連忙恭敬的回道。

     已經三十多歲了,也是成熟了很多,談到國家大事的時候,那也是收斂起自己吊兒郎當的樣子了,筆直的坐好。

     很快,幾個重要的大臣就來到尚書房。

     “這是劉晉寫給朕的奏疏,你們都看看吧。”

     弘治皇帝將劉晉些的奏疏拿出來,示意大家都先看看再來談論。

     “劉晉的奏疏?”

     韓文、楊一清、楊廷和等人一聽,頓時一個個都來精神了。

     這劉晉在丁憂守孝一年多的時間了,現在也終于開始冒泡了,這是在為守孝期滿之后重新回朝做準備嗎?

     還是說真的有什么重要的大事?

     也不怪他們這樣想,因為以往那些回家鄉丁憂守孝的官員幾乎都是這樣操作的,為了鞏固天子對自己的印象,那是隔三差五的都要給天子寫奏疏什么的。

     這守孝期滿的時候,那更是要滿朝的活動起來,以便回來之后能夠獲得一個不錯的位置,畢竟離開朝野三年的時間,很多事情都是會發生大變的。

     韓文、楊一清、楊廷和等人接過奏疏快速的看了起來,這一看頓時一個個都臉色微微大變起來。

     劉晉的奏疏里面沒有談及對天子的思念和關切,談的竟然是氣候,還關系著大明幾十年、上百年的重要大事。

     “小冰河期?”

     眾人則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名詞,最里面也是念叨著。

     “小冰河期?難道還有大冰河期不成?”

     朱厚照也是如此,早已經不是十幾歲頑皮少年的他,考慮問題也是更全面了。

     “諸位愛卿,大家怎么看此事?”

     等到大家都看完了,弘治皇帝也是開口問道。

     “陛下,臣以為此事關系重大,理應慎重、三思而后行,當務之急是發電至大明各地,乃至全球各地,詳細的詢問起目前全球的情況,同時根據劉公所言,東漢末年、唐朝末年類似的情況,可令史官以及各地官府查閱相關的史料記載,看看是否能夠有所吻合。”

     作為現在的內閣首輔,韓文首先站出來表態道。

     雖然說是改革派的官員,以前也是跟著劉晉混的,也相信劉晉并不是胡說八道,但這樣的大事,還是應該要慎重、三思,因為根據劉晉的計劃執行的話,大明朝可能每年需用投入幾千萬兩白銀在上面。

     別的不說,單單是在大明各地建立起龐大的糧食儲備倉和計劃來,這個就需用花費大量的資金。

     還每年要收購大量的糧食囤積起來,如果用得上還好一些,可是如果接連遇到了風調雨順的好年景,那這些囤積的糧食到時候可能就要浪費了,畢竟現在糧食還是非常充足的,糧價很便宜。

     “臣也以為此事當三思而后行!”

     “劉公所言之事實在是有些太過于荒誕,現在僅僅只是天氣比往年更冷一些而已,沒必要大驚小怪。”

     楊廷和想了想站出來說道。

     “是啊,陛下~”

     “根據劉公所說的計劃來初略的估算,我大明如果真的要這樣去執行的話,則每年需用耗費幾千萬兩白銀在上面。”

     “雖然我大明現在國庫充盈,但也不能這樣胡亂的花錢。”

     “自古以來各種各樣的自然災害都時而有之,不足為奇,今年天氣是被往年要冷一些,北方各省確實是遭遇了寒潮,損失慘重。”

     “但這并不能說明就會進入所謂的小冰河期,臣以為沒必要小題大做,耗費財力和物力去建這個什么預警、預防機制。”

     梁儲也是跟著說道。

     “陛下,臣也以為此事當慎重!”

     “此事畢竟是關系著今后大明幾十年,乃至上百年的重要事情,也不必急于一時去做決定,或許可以先看看最近幾年,或者是最近十年的情況,再來看看是否真的是進入了所謂的小冰河期。”

     毛紀也是跟著開口。

     他才不相信什么小冰河期呢,這個劉晉一向都是這樣,總是喜歡想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出來。

     不就是天氣冷一點嘛,有什么影響,還不是一樣上下朝,一樣的過日子,能夠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如此大費周章、花大力氣的來去搞這個什么預警、預防機制出來。

     聽著守舊派官員們的反對聲音,鐘藩、李昆也是沉思著,說實話他們也是覺得劉晉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不就是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更冷一些嘛,何必如此大驚小怪的,況且其實大家也沒有覺得今年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該下雪下雪,該刮風刮風,反正坐在汽車里面也影響不大,在家里面也都有火爐什么的,貌似真的和以往的冬天沒什么不同的。

     故而也是不知道該如何去說這個事情,總不能為了反對而反對吧,身為朝廷重臣,還是要為國家考慮的。

     “太子,你怎么看此事?”

     弘治皇帝面無表情,轉頭問向朱厚照。

     “兒臣以為韓公所言有理,是否真的會進入小冰河期,應該首先要掌握充分的數據和情況來判定,另外也可以查閱相關的史料記載來看看是否和歷史上的差不多。”

     “此事關系重大,也不宜輕易的下定論做決定。”

     朱厚照沉思一會之后也是說道。

     他相信劉晉絕對不是胡亂來寫奏疏博人眼球的,劉晉這個人,他還是很了解的。

     如果不是什么特別重要的大事,他基本上是不會寫奏疏上來的,懶人一個。

     只有當他覺得這個事情確實是非常重要,關系深遠的時候,才會鄭重的寫奏疏。

     如此多年過來,劉晉所說的每一件事情幾乎都應驗了,而且也都證明了劉遠有著極其長遠的眼光和全局的戰略性思維。

     他既然憂心忡忡的寫奏疏談及這個小冰河期的事情,那絕對不是胡說八道的,肯定是有著自己的判斷和推斷的。

     要知道自古以來朝野上的大臣幾乎是不可能談論到氣候的事情,頂了天就是說某某地出現洪澇、干旱災害什么的,要求朝廷賑災之類的。

     氣候這東西,朝野上下這種讀圣賢書的人有幾個能懂?

     頂了天就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不可能像劉晉這樣進行全局、長遠性的看待問題,推斷出可能會進入小冰河期的事情。

     劉晉既然談到了這個事情,還如此鄭重的寫奏疏上來,想必肯定是有所依據和自己的判斷。

     如果真的像劉晉所說的,全球范圍內將進入小冰河期的話,到時候氣候變的極端,冬天太過寒冷,夏天干旱少雨,同時還伴隨著其它各種災害的話。

     那情況確實是會非常的糟糕,尤其是關系著穩定的糧食,一旦連年絕收又沒有足夠的儲備糧,到時候可就真的要出大問題的。

     “嗯~”

     弘治皇帝滿意的點點頭,太子做事穩重多了。

     “這是朕命人從全球各地發送回來的關于目前全球氣候情況的電報匯總!”

     “這份是我命史官和各地官府查閱相關歷史記載的匯總,大家都看看吧。”

     弘治皇帝又拿出了兩份奏疏出來,示意大家再看看這里面的內容。

     眾人一聽,心里面頓時就明白了。

     是個好皇帝的弘治皇帝顯然對此事是非常的重視,同時對劉晉也是相當的重視,收到劉晉奏疏的時候就已經命人開始去進行相關方面的調查和查閱史料了。

     由此可見劉晉即便是人不在朝野之中,但是在弘治皇帝的心中依然有著很重要的地位,依然是弘治皇帝信任的大臣。

     眾人接過奏疏快速的看了起來,越看也是越吃驚。

     因為根據上面所寫的內容來看,劉晉推斷的小冰河期的情況幾乎全部都說中了,現在全球范圍的氣候都極其的寒冷。

     歐洲這邊都不知道凍死了多少人,尤其是北歐這邊,北歐的維京海盜們估計著要少掉很多,還有黃金洲這邊,北倍大平原地區也是寒潮肆虐,南黃金洲的大草原則是遭遇了嚴重的干旱,草木枯死。

     這說明現在全球范圍內都被可怕的寒潮所籠罩、肆虐,處于夏天的南半球則是處于干旱無比的環境之中,很多地方都已經有幾個月沒有下一滴雨了。

     再看看相關的史料記載,如果真的是進入小冰河期的話那情況很糟糕了,夏日霜凍,連年干旱,蝗蟲肆虐,瘟疫橫行等等輪番上陣,還不是一年兩年,而是多年都如此情況的話。

     情況就真的會非常的糟糕,別的不是,單單是瘟疫橫行的話,對于人口逐漸集中到城市的大明來說那將會是一場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