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20:青春故事


    番外220:青春故事

     參加完海選,顧梓安又投入到了學習當中,就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高子琛和唐睿哲也很夠義氣,沒向任何透露顧梓安參加選秀的風聲。

     就這樣,安靜的過了一個月,高考已經進入了百日倒計時。

     而尋找明日之星的全國百強突圍賽,也即將舉行。

     突圍賽是需要在電視臺播出的。

     這讓顧梓安很苦惱。

     現在唯一讓他感到踏實的是,他家牢顧忙的腳不沾地,從來不會打開家里的電視。

     而他媽最近去參加一個中醫學術研討會。

     顧梓安只希望自己能順利的度過突圍賽,不被發現。

     顧景川發現兒子最近安靜的待在家里每天埋頭苦學,學累了就彈吉他,表現的非常乖順。

     他問了顧梓安的班主任王嫣然,王嫣然也說他在學校學習更刻苦。

     顧景川想就這學習態度,考個好成績絕對沒問題。

     可他偏偏要考什么藝校。

     顧景川在一個唐敏不在的周末,決定再跟顧梓安談最后一次,如果兒子執意不妥協,那么,他也死心了。

     顧景川特意買了些飲料零食,叫了兒子和女兒下樓,跟他們談心。

     顧梓萌看到她爸帶回來一堆零食,興奮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哇了兩聲。

     就開始拆巧克力。

     “爸爸,這是哪來的零食呀?”

     顧梓萌的詫異的問。

     顧景川脫掉了西裝,隨口回道,“我買的。”

     “哇,爸爸,你不是不讓我們亂吃東西嗎?Z怎么會買這么多東西呀?”

     顧梓萌瞅了又瞅,不但有巧克力,還有奶茶,薯片,冰激凌,全是平時不讓他們吃的東西。‘

     顧梓安看著這堆跟老顧的氣質完全不搭的食品,忍不住多看了老顧一眼。

     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老顧主動給他們買零食,這一點也很不正常。

     顧景川換了衣服,還拿出一瓶紅酒。

     “爸,酒也是給我們的嗎?”顧梓萌一臉呆萌的問。

     顧景川彈了下她的腦門,輕笑,“你小孩子喝什么酒?你跟哥哥喝飲料,我喝酒,你媽媽不在,咱們今天隨意一點,談談心。”

     顧景川為了不讓孩子們油壓力,也是煞費苦心,燈光都調的比較柔和。

     他朝顧梓安說道,“紅薯,給你跟妹妹拆零食吃,飲料也拿起來,咱們先干一個。”’

     對于顧梓萌來講,老顧如此溫柔慈愛,是常態,但是對顧梓安來說,這就有點受寵若驚了。

     顧景川給自己倒了杯酒,又給兩個孩子拿了可樂,“你們年輕人喜歡喝這個,打開,咱們干一個。”

     顧景川很體貼的給女兒擰開了瓶蓋遞過去,“紅薯自己拿。”

     老顧已經有好幾年沒喊過他紅薯這個名字了。

     從他上小學,就叫他大名,還是連名帶姓一起叫那種。

     其他長輩其實是喊他紅薯的,直到后來上了初中,他開始抗議,大家才慢慢改過來。

     可是像他外公和二外公,到現在還是叫他紅薯。

     本來喊他小名令他感到很困擾,可此時老顧這么叫他,莫名覺得很親切,父愛滿滿的感覺。

     顧景川端是紅酒杯,跟兩個孩子干杯,“一晃你們都這么大了,我這些年一直忙,忙到忽略了你們的成長,現在想想,很是慚愧,錯過了陪伴。”

     顧梓萌抿了一口可樂,笑呵呵的說道,“爸爸。你沒有錯過我們的成長呀,你工作忙,我們學習也忙,平時我們一家還是經常在一起的,比起我姨夫,你在家的日子算多的了。”

     她子研姐姐經常說,她爸爸是掛名的,家里任何重要日子,她爸爸都不在家。

     說不在家吧,她爸爸好像每晚都回來,說在家吧,人家早出晚歸,她和哥哥基本上沒機會跟她爸見面。經常是問了她媽媽才知道,爸爸半夜回來過,早上又走了。

     顧景川摸摸女兒的頭,“以后爸爸會盡量減少工作,多跟你們相處。”

     再不陪伴孩子們都要上大學去了。

     等人都成年了,有了自己的生活,想陪都會被嫌棄。

     顧梓萌挽著顧景川的胳膊,欣喜的點頭,“謝謝爸爸,那明天我們一起出去玩吧。”

     “好。”

     顧景川和女兒說著話,見顧梓安拿著瓶可樂在神游,他問,

     “紅薯,你怎么不說話?”

     顧梓安喝了口可樂,神色怪異的看著顧景川問,“老顧,你今天搞這么抒情,我有點不適應。”

     尤其他現在有事瞞著他們,所以心虛,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遠離老顧,免得被發現端倪。

     偏偏這人今天非要跟他談心。

     聽聞兒子的話,顧景川更加無地自容,因為自己從未對他溫柔過,所以,買點零食談個心都不適應,。

     “慢慢就適應了。”

     顧梓安咧嘴一笑,一副善解人意的神態,“我覺得,您也夠不容易的,做那么大生意,操的心也多,賺錢也是為了養我跟妹妹,您沒必要因為忙而愧疚,我們都理解的。”

     “我也沒問過你生意好不好,累不累?身體能不能吃得消,我這當兒子的,也不稱職,咱們以后共勉吧,多陪伴,多交流。”

     顧梓安一番話,顧景川真的很感動,拍了拍顧梓安的肩,“小子,長大了。”

     顧梓安笑道,“那當然,我都成年了。”

     “哦,對,你成年了,成年了是不是就可以陪我喝酒了?”

     顧景川看著桌上的紅酒,朝顧梓安問,“要不,給你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