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六百八十五章 一掌成泥


    “咦,這是誰,見了我家主人都沒有起身?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有眼無珠。”雨冥神子身旁的一個貼身小廝冷眼說道,充滿了蔑視的意味。

     雖是小廝,卻也有神嬰巔峰的修為了,比神曦都要更勝一籌。

     整座閣樓,唯有葉天一人獨坐,喝茶品茗,目光望著窗外的盛景,與全場所有的人都格格不入。

     修為到了他這般境地,一切發乎本心,怎么可能對一個返虛古圣施禮?

     即便是行禮,也是雨冥神子對他行禮才對。

     他前世,即便雨冥神朝的神主大人,見到他都要禮讓三分,更別提一個小小神子了。

     神曦本來也是坐著的,見到大家都行禮后,也站了起來,對雨冥神子拱手拜了一拜,道:“神曦見過雨冥神子。”

     唯獨葉天一動不動,自然讓一些人生出了不滿,尤其那些追隨雨冥神子而來的修士,并不知曉葉天剛才和城主大人大打出手過,一個個眼神都很不友善,覺得此人可欺。

     “雨冥神子來了,你都不起身,架子也太大了吧?以為自己可以和雨冥神子并肩而立嗎?簡直不知所謂。”來自赤龍星域的龍鰲一步踏出,一起氣息勃發,無窮金光怒綻,瞪大眼睛說道,眼神充滿了侵略性,好似要對葉天出手一般。

     另一位追隨的化神,黃金巨象族的天驕,象天賜,卻是瞳孔一縮,一眼就認出了葉天來。

     他橫渡亂星海,要不是眼前這位出手相助,他鐵定成了亂星海的一縷亡魂了。

     “道兄,好久不見。”

     在所有人驚呆的目光中,象天賜卻是跨前一步,對葉天執手行了一禮。

     “嗯。”葉天只淡淡點了點頭,并未理睬。

     象天賜不禁有些尷尬,往后退了退。

     他好歹也是一位化神神君,被當眾無視,面子上還是有些過不去。

     但是,他見識過葉天的手段,敢和亂星海的霸主,龍首古圣血戰,最后殺到血流成河,龍首一族覆滅,心中敬畏到了極致。

     別人敢對葉天不敬,他可是不敢。

     “怎么?象兄認得此人?”龍鰲問道。

     “古路上,有過一面之緣。”象天賜說道。

     “一面之緣算個什么?還對他行禮,你也太妄自菲薄了吧?店家,我等要在這里吃茶,不想看到此人,還不快把他攆出去。”龍鰲對星辰閣的主人說道,話語鏗鏘,像是在發號施令。

     “一條狗而已,這么急著求表現,是想讓主人賞你兩塊骨頭嗎?”葉天放下茶盞,冷冷說道。

     “你他媽說誰是狗?”龍鰲的神色當時就沉了下來,“大家看到了,此子污蔑我,挑釁在先,我就是把他殺了,也不算違背城規。小子,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龍鰲憤怒到了極點,當時就出手了,轟隆一掌,凌空壓落。

     他渾然忘記了,剛才明明是他挑釁在先。

     轟轟轟!

     浩大的先天龍氣,化作一條數十丈大小的龍爪,宛若一座金色的小山般,對葉天的頭頂壓落而下。

     龍爪未至,如山的壓力卻已經先到了,壓迫得整棟星辰閣都隆隆作響,無數道紋復蘇。

     如果是尋常樓閣,根本承受不住這一爪之威,會瞬間碎裂成齏粉。

     那龍爪之下,更卷動起無窮罡風,每一絲每一縷,都如同天刀一般,將虛空切割出一條條裂痕。

     龍鰲乃是龍族后裔,身上有稀薄的龍血。

     傳聞這個種族將龍血提純到極致,可返祖,化成一條真龍。

     “龍鰲不愧是龍族后裔,一身龍氣登峰造極,好似一條真龍降世。”

     “這小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死定了。連龍鰲神君都能拍死他,還敢對雨冥神子不敬?真不知道誰給他的勇氣。”

     ……

     追隨雨冥神子而來的幾位修士竊竊私語,搖頭輕嘆。

     “龍鰲神君,不可,此人的戰力不可想象,大燕皇子只被他一擊就秒殺了。……”一位同樣來自赤龍星域的修士好心勸道,不想看到同一個星域的另一位神君隕落。

     “什么?大燕皇子死了?被此人所殺?”龍鰲發出一聲驚天怒吼。

     他和大燕皇子乃是至交好友,乍一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人的怒火一下子就爆燃了起來。

     他本來還收了幾分力,不想太欺負人,現在一股腦的把力量全部傾注出去,本來數十丈的龍爪,瞬間化作百丈大小,咔嚓咔嚓,虛空都在這一掌之下破碎。

     “大魔王也是被他一擊秒殺。剛才他甚至還和城主大人大打出手過,全身而退。”

     剛才那位好心修士的話沒說完,就被龍鰲打斷了,這才接著說道。

     “什么?”

     聽到這后半句話,龍鰲一下子有些懵逼。

     秒殺了大魔王?

     還從合道城主手下全身而退?

     這絕壁也是一位返虛古圣啊!

     而他竟然對一位返虛古圣出手,絕壁是在自尋死路。

     “我去你妹的,怎么不早說?”

     龍鰲體內一萬只羊駝呼嘯而過,恨不能把這位好心修士的嘴巴撕碎,讓他說話留半截,不撿重點的說。

     雨冥神子的眸子也縮了一縮,開始正視起眼前這個男子。

     這時,大家眼中只見,龍鰲凝聚的百丈龍爪,距離葉天的頭頂還有一丈高時,忽地潰散開來,化作一縷縷金色煙霞,秩序神鏈也寸寸崩碎,從葉天身外呼嘯而過,沒能傷到他分毫。

     龍鰲立在葉天面前,整個人都要瘋掉了,臉色一陣黑一陣白,一陣青一陣紫,想逃跑,可是雙腳卻不聽使喚。

     “道兄,還請饒過我這扈從。我可以向你賠個不是。”雨冥神子說道,抬手間一道煙霞沖出,化成一座七彩拱橋,要將龍鰲接引離開。

     可是葉天何等強勢,在七彩拱橋將龍鰲接引離開之前,一巴掌已經狠狠拍了出去。

     嘭!

     一只金色的手掌,像是一面金色的天碑一樣,拍得龍鰲全身骨頭都咔咔作響。

     咚!

     龍鰲雙腿一軟,一下子跪在地上,大口噴血。

     咔嚓!

     星辰閣的地面即便有烙印有道紋,堅固如神鐵,卻也承受不住葉天的一掌之威,龍鰲身下直接出現一個人形大洞。

     轟隆隆!

     咔嚓嚓!

     緊接著,又是一陣連珠炮般的聲響傳來,龍鰲連續撞破了七八個樓層,才停下來。

     這時,他整個人血肉模糊,全身的骨骼幾乎全碎裂了,人已經面目全非,活脫脫一團爛泥,躺在地面上。

     那一刻,全場所有的人都寂靜無聲!

     心有唯有驚駭,除了恐懼,還是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