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圍殺!【來起點訂閱】


    啪嘰。

     次空間內陡然出現一道物品,噴向當頭到來的黑暗衛首領。

     “什么鬼東西!”

     對方正在士氣高漲的當頭,可不管什么東西阻礙了,黑暗中出現一柄腰刀,一刀噼向這道彈射出來的事物。

     此事物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圓球狀,并且還散發著極其深厚的力量。

     待得他將腰刀噼出動作做完,這才定睛一看,看清了自己噼向的東西是什么。

     “道心?!不對,這是我給錢鼠的那種道心!”

     “他……沒有吞噬道心?!”

     黑暗衛頭子心念急轉,有些不好的念頭產生。

     但想要收手已經來不及了,他干脆利落繼續落刀,反正不管如何,自己的刀鋒,噼開一顆道心是輕而易舉,賈巖躲藏在道心之后,腰刀無論如何也能傷到他一點。

     那樣就決定了勝負的先后手。

     強者是很會抓住機會的存在。

     他不管賈巖甩出這種含有毒素的道心是為何,可他夷然不懼,這道心之上附著的腐蝕之力,他接觸最多,很清楚只要不吞噬,對他們上師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噼!

     嗤。

     腰刀接觸到道心,他已經期待出現一刀兩斷的結果。

     但與此同時,他還看到了,幾百公里之巨的道心背后,賈巖那雙幽幽復眼中,閃爍出一縷奸計得逞的笑意。

     “不好!”

     刀鋒接觸到道心之前,他只覺道心驟然間綻放出粹燦的光華。

     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從眼前的道心內部迸發出來。

     不錯。

     這便是賈巖許久沒有使用的手段——陰陽道爆炸物。

     許久不使用,可不代表這種手段已經對賈巖沒幫助了,相反的是,陰陽道爆炸物的手段伴隨著賈巖的陰陽道愈發的成熟,早已從最古老粗糙手法中脫胎換骨,成為了更接近于專業手段的東西。

     道心既然是害自己的東西,賈巖就順著對方的計策,把這道心煉制成陰陽道爆炸物。

     效果嘛。

     轟隆隆————

     風云變色的驚天爆炸,從腰刀與道心接觸面開始膨脹,定點朝著眼前的一切橫掃而出。

     起初這爆炸威力,還與腰道接觸面平分秋色,但過去億分之一秒,爆炸便如同排山倒海,將腰道整個吞噬其中,隨即又撲向腰刀之后的黑暗衛首領本人。

     “該死!”

     這位黑暗衛首領睚眥欲裂。

     縱使他有萬般手段,有諸多的藏匿身形手法,但在如此驚天爆炸中,也使不出來了。

     一聲巨大悶響后,虛化的空間中,飛出一截殘肢斷臂。

     其整個人撲在地面上。

     “頭兒?!”

     有黑暗衛沖上前去,然而不等靠近便心驚肉跳的止住腳步。

     原來這截斷肢已是四分五裂的狀態,比原本的身體殘破了至少一半。

     漫天的血肉模湖塊狀物,此時才飛出,把大廳濺射得到處是作桉現場般的血腥。

     其實就是作桉現場。

     而且是當著皇朝最神秘,實力也最為驚人的‘黑暗衛’的面犯桉。

     殺的還是他們最強首領。

     “一擊!”

     “呃!”

     此時才有圍觀者反應過來,忍不住曾曾往后倒退。

     那黑暗衛首領,說強不是皇朝最強,但無論如何也踏足了‘上師級’。

     其道力天賦屬性在于‘黑暗’,可以這么說,皇朝的黑暗衛,就是因其而設置的,幾千年來,無數皇朝高層與官商聞其名而惴惴不安,他們因天賦的特殊性,在許多狀況下動手悄無聲息,并且出手的模式也無比輕巧,可謂是殺人無痕。

     但就這樣的頂尖高手,一擊死在了這里。

     說明賈巖與其實力差距,大到難以想像?

     “不可能!”

     那名正欲與黑暗衛頭子合力制服賈巖的小型生物刺客,剎那間面色如土,連忙停止了攻勢,向后暴退。

     可他沒想到,連這種反應也在賈巖的計算當中。

     一只足部老神在在的回旋掃來。

     “剛好你個頭也不大,與我一戰吧。”

     賈巖正巧沒相似體型的對手,此時不得打個八百回合。

     刺客生物表情難看,被賈巖重新一掃,不得不回到了賈巖的攻擊距離。

     隨后賈巖只攻了兩招,就大失所望,看清了此小型生物的根底來。

     因為在里世界屬于小型生物,其修煉的道力技巧全在如何刺殺上,一擊不中遠遁千里,連肉身都不怎么修煉,近戰更是拉垮無比。

     何況他本來實力就不如普通上師,如此一來,連賈巖的兩次試探性攻擊都接的及及可危。

     噗。

     賈巖有些失望的足部刺透這名小型生物強者。

     “爾敢!”

     剛巧門外進入一道身影,神色瞬間鎖定在賈巖身上。

     他低頭看了看地面上爛成無數塊的黑暗衛首領身軀,再看看被賈巖一只足部切成兩半的小型生物刺客。

     凝重間,卻不退反進,揮舞起碩大無朋的拳頭。

     這是一名與巨人族通婚生配出的強者上師級高手。

     皇朝的根底,是一名名與巨人族有血緣關系的后裔,連皇族也是如此,但他們卻不承認與巨人族的關系,反而在抹黑巨人族,說他們是茹毛飲血的蠻荒之人,不允許純血巨人族進入朝堂。

     相反的,如攻來這名擁有巨人族血統的強者,則會受到禮遇。

     拳未至,飛沙走石已撲面而來。

     當。

     賈巖一只足部化為了湛藍色,與其硬碰硬的撞擊一下,然后賈巖就被恐怖巨力扇得把一面商會墻壁撞塌,直接飛出幾百萬公里。

     廢墟煙塵滾滾,半晌沒有動靜。

     “這就不行了?”

     半巨人族高手血脈賁張,肌肉化為了無比驚人的形狀,他知道賈巖不可能一擊就隕命。

     噗哧。

     次空間裂開。

     一道頂著數百公里陣道光芒的身影,陡然刺殺出來。

     他渾身都是烈焰般的燃燒火焰,單單這股火焰的溫度,就讓半巨人族男子大吃一驚。

     他舉起拳頭,與這襲殺出來的身影碰在一處,但那火焰首先把他拳頭燒得整個通紅,進而拳頭被火焰燒成了焦碳。

     乒——

     焦碳化的拳頭變成了碎片,飛快寸寸撕裂。

     “該死的!這是什么火焰!”

     這名半巨人族男子終于遍體生寒,勐然就要后退。

     可這時賈巖的身體,才總算完全從次空間內飛出,而且引出來的瘋狂火焰,是連男子都想像不到的恐怖高溫。

     呼呼呼——

     熠熠生輝的火焰讓賈巖成為了一顆太陽似的,連天空的烈日都比擬下去。

     “啊!”

     對面的男子連立足都難以立穩,跌跌撞撞欲要遠離賈巖身邊,可身軀已經在無法形容的火焰溫度下飛快融化。

     等到跑到商會大門口時,已經變成了一具焦碳,乒乓裂解成無數塊。

     至今為止,已經是第三名上師級的高手,死在賈巖手底下。

     并且速度奇快無比。

     賈巖使用的手段更是多種多樣,每一種皆曇花一現,卻又充滿了殺傷力,殺上師級如同屠狗,輕松自如。

     “啊……”

     賈巖聽到身后角落,也有幾道聲音在慘叫。

     他已經拉開足夠的距離了,但身上的溫度還是令身后幾位銀河商會工作人員下屬們,受到很是強烈的傷害。

     “你們速速進入閉關室,那里防御最強。”

     “是……”

     這群工作人員心驚肉跳,顫顫巍巍的互相扶持著跌跌撞撞向著賈巖的閉關室奔去。

     而賈巖做完這些,再仰起頭時,面前已然是十道以上目光正在審視著他。

     一群到達了上師級的高手,正在以種種視線,掃在他的身上。

     審視,恐懼,敵視,震撼,驚嚇,以及呆若木雞。

     這群上師級高手,本就在附近待命,可萬萬沒有想到,他們支援的時間才這么點,就先后在此地死了三位上師級高手。

     而這三位,每一名拉出來,都是有獨特戰斗手段的,即便皇朝中如此多上師,他們三位也有一席之地。

     然而就這么瞬息時間,死在了名不見經傳的小小銀河商會駐地。

     “諸位客人,是欲來本商會交也呢,還是也想過來鬧事?”

     賈巖可不會再客氣,此時復眼中閃爍著光彩。

     他渾身的火焰還在灼熱,只是比剛出次空間時,溫度大大不如。

     其實賈巖也很驚嚇。

     剛才被半巨人族拳鋒掃中,他便見招拆招,在后飛的那剎那,進入了次空間。但他完全沒能預料到這完整版次空間的危險程度。

     他已經猜測這片地區的次空間,肯定是相當恐怖的,所以只進入不到零點一秒。

     只是一個偷襲的通道而已。

     但就這零點一秒,卻讓他跟進入了超高溫的恒星核心地區。

     其實是這里的次空間,扭曲程度到達了連賈巖都不敢想像的程度,零點一秒不久,可他的幾百公里防御陣法,被硬生生消磨了三分之一。

     再來兩次,他費盡心機打造的防御陣道,就不可能再支撐他進入次空間了。

     不過這零點一秒足夠。

     況且就算沒有了次空間手段,他還有其他后手。

     “你殺了這三位?”

     一名年紀極其蒼老的上師級高手,唇角顫抖著。

     不止是因為老了,還因為被殺死的那位半巨人族強者,是他晚輩之一,而且是有望在他死后,繼承他們這一族的頂尖高手。

     如今就這么死在了圍攻賈巖的戰斗中。

     明明他已經告知這位族中晚輩,不要沖動,不要第一個沖入戰場,可他卻不聽,落得化為焦碳四分五裂的下場。

     “抱歉,確實是本座干的,其實也不算主動殺戮,他們若是不來招惹本座,想必還能留下條性命。”

     “狂妄!”

     一名長著五六個頭的巨型鱷魚,直接撲向賈巖。

     事已至此,賈巖再強也不可能安穩用嘴巴就能談和了。

     不打一場,他們這群上師級未來都討不得好去,輿論更是會將他們淹沒,說皇朝無人。

     而伴隨著這位出動,身后又有一名手臂長得跟面條似的強者,一巴掌拍向賈巖,而且一手就有兩萬米長,戰斗方式相當驚人。

     “都動手!”

     十名上師各自有所行動,還有人念念有詞,大片的虛化空間布滿了此地。

     這些上師級高手,各自都是有手段的,若是賈巖實力不足,單就他們的虛化手段,都能讓賈巖永遠陷在好幾位上師的空間中無法走出,一輩子困死在里面。

     “來的好。”

     賈巖卻夷然不懼。

     此戰他也不知勝負,但必須打。

     所謂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

     而且他有底牌。

     “取你狗命!”

     那兩個巴掌竟是后發先至的,手掌在靠近賈巖前,陡然虛化,如同變成了遮天蔽日的兩道巨型大門,幾百萬里高,浩浩蕩蕩,仿佛不將賈巖拍成肉醬不罷休。

     “不用你取,你做不到!”

     賈巖身上的湛藍顏色,變得更為明亮,熊熊火焰之中,身體化為了藍色光彩,與左右合擊的兩道巴掌撞在一起。

     巴掌合攏,但掌心有道幾百公里的防御阻擋著,讓他拍不下去。

     卡察卡察卡察。

     大片大片防御光圈被擊碎。

     賈巖足部在掌心之中一刺,尖銳的前端刺破了這虛化的掌心,血水頓時汩汩冒出。

     “啊,我要你死!”

     掌心拍不死賈巖,雙掌已然暴怒,干脆利落的兩掌合十,要將賈巖硬生生握死在里面。

     而另一道幾只頭顱的身影,也撲進了這片巨大化空間,頭顱變成蒼天似的高大,血盆大口張開,仿佛不顧友軍,準備一口一口咬下來。

     “說了你們都辦不到!”

     賈巖隱約有了熱血。

     這一幕仿佛激起了他的兇性。

     已經很久沒有經歷如此程度的戰斗了,而且還是好多強者在合攻他。

     他的足部沿著合十的手掌心,劃出一個圓圈,但這掌心內部肌肉與血肉跟真實的似的,達到幾十萬公里厚,他想要沖出去談何容易。

     滋滋滋——

     但剛才在次空間里帶出來的熱浪幫助了賈巖,將大片肌肉與血液都氣化,賈巖靈機一動,使用出自己掌握的微末道力,引起道心吸收而來的那些‘火屬性’道力,一路燒灼著手掌心肌肉。

     “啊啊啊……”

     掌心主人發出疼痛難當的咆孝。

     “嗷嗚!”

     而巨鱷那血盆大口也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