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這一劍名無敵!


    牧北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尊上三人,三個暝元九境強者,于這一刻開始真正展現巔峰殺招了!

     不過,他一點也沒有慌亂,反而是淡淡一笑。

     “你們都準備爆大招,我也不能吝嗇,給你們看點有意思的東西吧。”

     他說道。

     話落,他體表浮現出熾烈的光輝,比太陽還要耀眼!

     這等熾烈光輝,源源不斷涌入他手中的劍之神種上,轉眼間彌漫出一股霸道到極點的劍威。

     這等能量強的懾人,是他踏入青銅宮殿后,所有人攻向他的殺伐能量總和的兩倍,于這一刻被他釋放出來。

     絕對反擊!

     這是當初那個神秘青年傳他的術,一宗完美的術!

     這一刻,他久違的施展出這招大術!

     鏗!

     他輕抖劍之神種,悚人劍鳴瞬間響徹整個青銅宮殿。

     “這是?!”

     所有人劇顫。

     這一刻,牧北散發出的劍威,不弱半步神照境的強者了!

     甚至更強!

     尊上、褐發老者和銀衫中年亦是臉色大變,迎著牧北此刻散發出的劍威,一股涼氣瞬間自腳底沖上頭顱。

     擋不住!

     一瞬間,這個想法同時出現在三人腦海中!

     而這時,牧北舉起劍之神種,直接一劍朝著三人立劈:“斬!”

     這一劈,霸道劍力洶涌而出,剎那間便將三人淹沒,撕裂了三人的刀意異象、槍意異象和掌意異象。

     “啊!”

     慘叫聲響起,褐發老者和銀衫中年四分五裂,當場慘死。

     尊上在最后關頭喚出一面秘盾護體,在這一擊下保住了性命,但卻是重傷垂死,四肢全碎,狼狽的躺在地上。

     眾人驚悚!

     面對三個暝元九境強者,牧北以百藏八境修為施展的一劍,竟剎那間擊殺兩人重傷一人。

     以百藏境修為斬出的這一劍,威能竟能達到這般程度!

     這……

     太恐怖了!

     怎么可能有人在百藏境內,有這般強橫?!

     朝前橫推十萬年,似乎也沒有這樣的人出現過啊!

     “這,這真是……”

     陸老狂咽唾液,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紅顏美目中又是綻放異樣光彩,一瞬不瞬的看著牧北。

     這就是能引來天劫的男人啊,果然夠強大!

     超級強大!

     這時,牧北提著劍之神種走到尊上跟前:“在你死前,我冒昧的問一句,你夜殿的教址在哪?”

     尊上七竅溢血,死死盯著牧北,傳音道:“放了我!否則,我將你擁有那宗混沌葫蘆的事傳向整個修行界!那是一宗可輕易擊殺四維天頂尖至尊的超級重寶,一旦消息傳出去,絕對會有無數人追殺……”

     牧北揮劍一斬。

     噗!

     尊上腦袋飛出去,而后又被一片金色劍芒淹沒,斬的支離破碎。

     “這夜殿的教址還真是難弄。”

     他自語。

     神力一卷,尊上等人的兵器和納戒被他收起來。

     這些人的積累可是不差,非常有價值,許多東西都對他很有用。

     他起身,招呼紅顏和陸老:“走了。”

     光明王殘玉到手,沒必要再留下了。

     陸老怔怔的跟上去。

     紅顏也跟上去。

     而這時,牧北突然停下腳步,看向前方。

     前方不遠處,一個身著紫袍的老者突然出現,如鬼魅一般。

     “拿來。”

     他朝牧北伸出一只手。

     牧北眸子微凝。

     這人,很強!

     “長垣散人!”

     有修士驚道。

     眾人看著紫袍老者,個個流露出敬畏,許多人小聲說著什么。

     牧北聽著這些修士的低聲議論,得知了這人來歷,元州第一散修,神照境修為,掌控著一種恐怖異火,縱然是一些大教的教主長老,見著對方也得給幾分薄面,不敢輕視。

     長恒散人看著他,再次出聲:“拿來。”

     他面色冷淡,一副下命令的語氣。

     紅顏道:“長恒前輩,牧公子是我浣……”

     長恒散人道:“沒你的事,一邊去!”

     說著,他再次看向牧北,道:“拿來!或則,你想讓老夫親自動手?”

     霸道!

     牧北笑起來。

     他看著長恒散人,絲毫無懼:“老家伙,你該不會以為,有神照境修為,就能吃定我了吧?呵,天真!”

     迎著長恒散人,上前一步,對紅顏和老陸道:“你們離遠點,我要放大招了!”

     紅顏和老陸一驚。

     大招?!

     方才那恐怖的一劍,還不是牧北最強的招式?!

     看牧北這模樣,那所謂的大招,難道能殺神照境強者?!

     百藏境,殺神照?

     “退。”

     牧北道,喚出赤凰劍。

     紅顏和老陸連忙后退。

     其他修士也心悸,跟著后退。

     以牧北方才展現出的種種手段來看,牧北的話,他們可不敢不信!

     就連長恒散人也眸子微凝,牧北的姿態太自信了!

     “有意思!就讓老夫看一看,你所謂的大招究竟能有多強!”

     他冷冽道,帶上了些許戒備。

     牧北能以百藏境修為誅殺暝元九境,可不是一般人,不能簡單的以修為來衡量戰力強弱!

     牧北抬起赤凰劍:“這一劍,名無敵!”

     他一劍橫劈!

     這一劈,璀璨的光芒淹沒十方空間,刺的人眼睛的睜不開。

     劍芒轉眼卷到長恒散人跟前。

     長恒散人隨手一掌。

     嗤!

     璀璨劍芒粉碎。

     “招式名頭倒夠響亮,劍威卻是就這?”

     他看向牧北。

     而后,神色一怔。

     眼前哪里還有牧北的身影?

     不見了!

     他臉頰變得鐵青,寒意四射。

     被耍了!

     “混賬東西!”

     他怒喝。

     而這時,牧北已是以輪回步帶著紅顏和陸老離開了擎天宮殿,宛若是一道閃電沖向遠方。

     他的大招,是偷跑!

     開玩笑,神照境的強者,他如今是怎么也不可能敵過的。

     陸老和紅顏有些怔怔的,這一幕連他們都沒想到,他們還在想著牧北的大招能有多么驚艷時,牧北嗖的一下帶著他們跑了。

     “公子當真是大智大勇!”

     紅顏道。

     方才那種情況,打,打不過。

     而逃,正常的逃,也跑不了。

     但牧北卻以巧妙的方式唬住了長恒散人,成功脫離,實在太棒了!

     牧北哈哈一笑:“禍水姐姐你太誠實了,這是個很好的習慣!”

     陸老:“……”

     轟隆!

     突然,整個寶府大震動,空間隨著劇烈扭曲,一股磅礴能量自地底洶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