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3章 不甘心


    第2563章  不甘心

     掌門立刻一臉的著急,神獸大人可是整個靈獸領域御獸人的力量的來源,關乎到靈獸和人類的和平共處,于是掌門對寧封子說道,“趕緊帶我去看看,神獸大人不會那么不小心的,也許是有別的御獸人發現了神獸大人的存在!快,去看看!”說著,掌門就和寧封子去了!

     兩個人立刻就離開了這個地方,來到了空劍派的后山,看到了白色的梅花鹿的神獸,掌門立刻就注意到了白色的梅花鹿的身體的中央,有一個十分明顯的紅色的傷痕,上面的痕跡是御獸人的契約的痕跡,每一任空劍派的掌門都會和靈獸領域的神獸結契。

     但是,作為,現在的神獸的御獸人,掌門當然一看就知道是有其他的御獸人是來到這里和神獸簽訂契約,遭受了神獸的拒絕,所以神獸才會受傷的!于是掌門的眼神一瞇,詢問寧封子說道,“在你之前,神獸大人的傷口就有了嗎?”掌門現在已經有點懷疑寧封子了。

     寧封子心里十分地慌張,不過,表面上卻裝作了一派平靜的樣子,眼神疑惑又自責的看著掌門,對掌門師父說道,“師父,我來到這里的時候就看到神獸大人已經受傷了,要是我早點來的話,估計神獸大人就不會受傷了,而且還能夠結契成功!”

     掌門卻是不相信這番說辭的,空玄子雖然十分地頑皮,但是對于靈獸的事情,都是十分地看中,不會隨便告訴其他人神獸大人的存在的,而且也是絕對不會讓神獸大人受傷的。然而,觸及了寧封子自責的目光,掌門還是相信了一半。

     看著神獸大人的傷勢實在是嚴重,最后只能對寧封子詢問地說道,“算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吧!我會去追查有沒有其他的空劍派的弟子來過這個地方的,神獸大人受傷,對靈獸領域來說,是個不祥的征兆,你覺得現在該怎么辦?”

     聽到師父詢問他,寧封子心里才松了一口氣,裝作思考的樣子,實則在自己的心里早就已經有了打算了,頓了頓,寧封子對掌門師父說道,“師父,要不讓師弟試一試?師弟也很受神獸大人的歡迎,如果師弟接觸的話,會不會讓神獸大人好一點?”

     掌門點頭思考寧封子所有的可行性,一點沒有往多余的方面去想。但,一直旁觀者的蘇塵怎么會察覺不到呢,現在的寧封子就是想讓空玄子和神獸簽訂契約的時候,順手就插入簽訂契約,指不定還會將自己的弄傷神獸的事情嫁禍給空玄子呢!

     蘇塵真的是十分地討厭這個未來的獵獸人的首領,果然秉性的壞是改變不了的!蘇塵陰沉地看著這個寧封子,覺得自己已經沒有看下去的必要了。不過,這里的回憶不是由蘇塵自己掌控的!蘇塵只能接著看了下去!

     之后的一切,果然如同蘇塵所預料的那樣,掌門還是有些猶豫,對寧封子說道,“現在的神獸受傷了,就算是讓空玄子過來,也是無濟于事的!你這個辦法根本就行不通的!”于是,寧封子又再度對掌門說道,“最近就只有我和空玄子師弟照顧神獸大人!”

     寧封子又補充對掌門說道,“”師父,我已經沒有辦法了,現在只能讓師弟試一試了,不如讓師弟試一試結定神獸契約吧,這樣的話,也是可以的!”掌門疑惑地看向寧封子,這可是所有的御獸人都渴望的事情,成為神獸的御獸人!

     沒想到,寧封子居然愿意將這個機會讓個自己的師弟,難道這真的不是寧封子做的嗎?對啊,畢竟寧封子只要和神獸大人簽訂契約了,就會獲得至高無上的力量了!掌門現在已經是完全相信了自己的這個大弟子了!那,到底是誰做的呢?

     掌門思考了片刻,想到了在自己的山峰上,唯一一個不知道神獸存在的親傳弟子,自己只有三個親傳弟子,唯一不知道神獸存在的只有天境子了,那么,可能是天境子做的嗎?掌門不確定了!一邊思考著,掌門一邊對寧封子點頭說道,“那就照你說的做吧!”

     寧封子朝掌門行禮,之后拱手詢問掌門說道,“師父,讓空玄子師弟什么時候來嘗試和神獸大人簽訂契約呢?”掌門思考了一會兒,對寧封子說道,“讓空玄子明天來試一下和神獸大人結定契約!盡量越快越好!我現在的能量,已經不足以和神獸大人進行溝通了!”

     聽到掌門這么說,寧封子心里一喜,他還一直擔心,神獸大人會把之前自己將他弄傷的事情告訴掌門呢,既然掌門已經沒有力氣和神獸大人進行溝通了,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已經得到了掌門的首肯的寧封子,和師父離開了后山之后,就直接去找練劍的空玄子了!

     此時的空玄子還在和天境子進行練劍的比試,完全沒有察覺到寧封子的到來,寧封子在旁邊看著,不禁感嘆自己的這個師弟真的是得天獨厚的寵愛啊!得到了老天的眷顧的天賦,將天境子師弟毫不留情的碾壓,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天鏡子雖然天賦比不上寧封子和空玄子,但在空劍派的新一派的弟子當中,一切算是實力比較強大的了!現在的自尊心,已經完全被空玄子師弟給碾壓了。偏偏,空玄子師弟,還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就是這種心性,就算是當上了掌門了,也是被人陷害的成果!

     不得不說,此時此刻的寧封子的想法,居然和蘇塵詭異地重合了,怪不的,之后的天境子這么地仇恨空玄子,相比就是嫉妒,加上了不甘心吧!

     天境子那么明顯的恨意,那么明顯的不甘心,偏偏空玄子還跟沒事人一樣,跟寧封子打招呼,一點都沒有注意到天境子。自己當做對手的人,對手的心里和眼里卻是從來都沒有過自己,被無視的感覺,天境子更加地仇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