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5章 消息走漏


    程陽見到敖龍來了,立即裝模作樣的說了起來。

     “什么?蘇冷竟然敢私闖煉獄山?”

     “那豈不是說他已經走了?”

     “怎么會這樣呢,他在我們斬圣宗是多么有天賦的弟子,我還跟他約定了半個月之后的宗門大比拼正式的比一場呢!”

     “這真是太可惜了,他是個值得敬畏的對手。”

     說著,程陽走到敖龍面前,開口道:“敖龍長老,我程陽自認為天賦不差,如今蘇冷已經死了,斬圣宗正是需要人的時候,不知我能否拜你為師,讓我做你的親傳弟子。”

     要是之前,程陽肯定是沒有底氣這樣說的。

     但是如今可不一樣了,他已然從禁地修煉歸來,成為了這斬圣宗目前最有天賦的弟子。

     更何況,林天成已經死了,他們就算再難過,就算是再惋惜,人也回不來了。

     更何況現在老宗主和斬圣宗所有的長老都在這里要是敖龍不答應,那便是他真的不知好歹了。

     不過就算是認了敖龍為師,老宗主的《斬圣訣》也是屬于他的,這么好的東西怎么可能不要。

     日后不要說這《斬圣訣》,就連宗主的位置也是自己的。

     敖龍看著程陽沾沾自喜的樣子,感到十分反感,“不能!既然你又提到了這件事,那我索性便跟你說明白。”

     “不管蘇冷有沒有死,你都不可能成為我的徒弟,更何況現在他已經死了,那你們之前的約定便更不算數了。”

     “我的親傳弟子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當的。”

     “我來這里,是為了恭喜你成功通過了禁地,畢竟身為長老,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說完這些,敖龍不顧眾人詫異的眼光,轉身離開了。

     一旁的蒼言又開始憤憤不平了起來。

     “認他做師父,那是看得起他,怎么這么給臉不要臉。程陽這么有天賦,他竟然還敢說看不上。”

     “要我說啊,那個蘇冷根本沒有什么好的,真是不明白你們怎么都那么看重他......”

     蒼言絮絮叨叨了半天一旁的幾位長老沒一個人搭理他。

     程陽怨恨的看著敖龍離去的背影,緊緊地攥住了拳頭。

     “事到如今,你竟然還敢看不起我,遲早有一天,我會將你踩在腳下,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蘇冷算個什么東西,一個死去的人,還敢跟我比?他也配?”

     蒼言也是十分不滿,他已經得到了消息,不久之后,斬圣宗便會成為逆天者聯盟的地盤,屆時,不要說這些人,就算是老宗主和敖龍,也要跪下來跟自己行禮!

     老宗主十分不悅的看著蒼言,開口道:“蒼言,你也少說兩句,人都走了,說再多也無意義。”

     “更何況那是敖龍收徒弟,又不是你收,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蒼言連忙點頭哈腰,“老宗主說的是,是我越界了。”

     只是一轉眼,蒼言的臉上又多了一股恨意。

     待到眾人散去,只留下老宗主和程陽。

     老宗主語重心長的跟程陽說道:“程陽,現如今,你也算是我們斬圣宗最有天賦的弟子了。”

     “我作為老宗主,替你感到驕傲。”

     “斬圣宗的未來,也是會交到你的手上的。”

     程陽一臉認真的對著老宗主點了點頭。

     老宗主這話說的十分有深意,這很有可能在暗示自己,只要自己刻苦的修煉下去,這宗主之位就是自己的了。

     老宗主接著開口道:“根據我所掌握的消息,逆天者聯盟很快便會有所行動,我們必須有所準備。你剛才也看到了,敖龍的手,就是在回來的路上被逆天者聯盟的人給卸掉的。”

     程陽聽到老宗主的話,心中一驚。

     這逆天者聯盟準備攻擊斬圣宗的事情是逆天者聯盟的內部機密,要是沒有點身份的人根本不知道。

     這老宗主是如何得知的?

     莫非?莫非是韓傅?

     對!就是他了,也只有他有這種可能。

     這些年來韓傅在逆天者聯盟不斷的受到重視,得知的機密也越來越多。

     韓傅之前是斬圣宗敖龍的親傳弟子,他很有可能是敖龍派過去的臥底。

     想到這,老宗主接下來說的話程陽是一句也聽不進去了。

     等到老宗主離開,他慌忙趕回了自己的住處。

     住處的床上有一個隱藏的機關,程陽用力一按,旁邊的墻門突然打開。

     程陽走過一個長長的過道,拿著逆天者聯盟專門的鑰匙,走到了過道的最深處。

     程陽見到面前的男人,當即跪了下來。

     “參見七殿下!”

     “七殿下,是我,程陽,我現在已經從禁地回來了。”

     七殿下用余光看了程陽一眼,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你個垃圾,這么久都沒有動靜,我還以為你早就死了。”

     韓傅直直的站在七殿下的旁邊,一言不發。

     現在的韓傅已然成為了七殿下的左膀右臂。

     他當著眾人的面將敖龍的手臂砍了下來,雖然沒有將人殺掉,但是七殿下已經是完全信任他了。

     更加重要的是,現在逆天者聯盟很快便要對斬圣宗進行圍剿,自己迫切的需要韓傅的幫助。

     時間緊迫,也沒有更多的時間給自己考察。

     程陽開口想要說話,看到了七殿下身旁的韓傅。

     他遲疑了一下,開口道:“殿下,我有一些要事跟你說,不知道能否......”

     七殿下當然明白他的意思,他冷漠的看了程陽一眼,說道:“有什么事情直接說,這里都是自己人。”

     很顯然,現在的韓傅已經完全獲得了七殿下的信任。

     程陽思索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殿下,我從禁地出來之時,老宗主找我聊了很多,他告訴我,逆天者聯盟很快就要對斬圣宗有所行動了。”

     “這樣重要的消息,若不是逆天者聯盟內部的重要人員,是不可能知道的。”

     “你的意思是,逆天者聯盟內部出了奸細。”

     七殿下說這話的時候,不動聲色的看了身邊的韓傅一眼。

     韓傅沒有絲毫的變化,他一動不動的站在七殿下的旁邊。

     七殿下繼續開口道:“既然你說我們內部有奸細,你知道是誰嗎?”

     程陽搖了搖頭:“殿下,我才剛剛從禁地出來,即便是在斬圣宗的地位和聲望已經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像這般重要的消息,我還是不知道。”

     “不過值得慶祝的是,我現在已經成為了老宗主的親傳弟子,半個月之后的宗門大比拼,我定然能夠取得第一,然后獲得《斬圣訣》。”